按约定既请求解除合同又要求承租人支付全部未

法院认为,金太源公司未按合同约定的期限和金额支付租金,经万丰公司催告后仍不支付,符合涉案《融资租赁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万丰公司由此可以行使合同解除权,并依双方约定要求金太源公司承担违约责任。万丰公司主张解除合同的同时要求金太源公司按约定价款回购租赁物,系依据合同约定主张权利,其所主张的全部应付租金属于解除合同后金太源公司回购租赁物应付价款的构成,性质上不同于继续履行融资租赁合同应付的租金,与我国《合同法》第二百四十八条承租人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的规定并不相悖,故判决解除合同,金太源公司向万丰公司支付租赁物回购款,该款支付后海域污染债的保全租赁物归金太源公司所有。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涉自贸试验区典型案例》中有一个融资租赁相关的案例,交易结构为售后回租融资租赁,项目出险后出租人要求解除合同,但并未直接依据《合同法》的要求要返还租赁物,而是在合同中约定了由承租人进行回购,作为解除合同的违约责任。尽管承租人以《合同法》承租人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不支付租金的,出租人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也可以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的规定进行抗辩,不过法院最终支持了出租人的请求,使得该案成为典型。

关于应付租金的具体金额,本院确认扣除保证金750万元后为41,265.36元;关于已到期未付租金的逾期罚息及复利的具体金额,原告明确主张至2013年11月30日的到期未付租金的逾期罚息受信托人及复利,发明人两被告亦认可合同约定的计算方式,原告诉请中关于逾期罚息及复利的计算方式和金额符合本案《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故本院确认至2013年11月30日被告金太源公司到期未付租金4,959.89元的逾期罚息为74,530.62元、复利为434.22元;关于名义出让金额,本院确认为1,000元;综合上述具体金额,本院确认被告应支付原告合同解除后回购租赁物的价款为41,230.20元。

二、41,230.20元,被告宜昌金太源工贸集团有限公司支付该款项后,《融资租赁合同》项下的租赁物归被告宜昌金太源工贸集团有限公司所有;

关于争议焦点四,原告主张的律师代理费及其他损失有无事实依据,两被告认为原告在本案中的代理律师与收款人不一致,律师代理费由个人收取亦不合法,原告主张律师代理费缺乏事实涂改依据。对此,原可选择性指定交易制度告与被告金太源公司在《融资租赁合同》第5.2条约定:一方如有违约或侵权行为,须承担另一方为实现债权而支出的诉讼费用、律师代理费和其他费用。现原告提供的证据表明其向案外人侯昌林所支付的6,原告与枝江市马家店法律服务所签订的《委托代理合同》明确由该所法律工作者侯昌林与湖北百思特律师事务所律师胡英华作为原告代理人,诉讼代理费直接打入该所法律工作者侯昌林的银行帐户,此代理费的支付方式是否违反有关收费管理规定,属于行政监管查处范围,不影响原告为本案诉讼已实际支付律师代理费的事实,本案原告诉讼代理人与收款人不一致亦不影响此费用支出的事实,该笔费用属于因被告金太源公司违约造成原告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lyjtjc.com/dcf/1.html